智多星分享网

冯柳减持世纪华通

为啥散户跟风“抄作业”难赚钱?

亿私募高毅资产“被查”传闻仍在发酵,私募大佬冯柳“割韭菜”也被各方质疑。冯柳 图源高毅资产官网冯柳负责管理“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下称“邻山1号”),成立以来年化回报率接近40%,远远高于同期沪深 

在弱市格局下,为了降低成本、摊损失,投资者应该遵守以下五大投资理念:

第一,市场疲软应顺应市场走势。在熊市调整中,由于投资者信心不足,“羊群效应”很容易被放大,所以我们必须跟随市场走势,一旦市场崩溃,我们必须坚决出来;相反,如果市场阶段见底,也要果断进入。

第二,制定严格的损益止损原则。在牛市中,止盈和止损原则显得没那么重要,因为在单向上升的市场,只要个股没什么利空捂一段时间都会有收益,但是在熊市中,更多的只能做短线投资,因此止盈和止损原则相当重要。这就要求投资者必须要有良好的心态,一旦个股上涨达到目标位就应该果断止盈,反之,一旦与预期趋势相反,而跌至自己的心理支撑水平以下则应考虑止损,以避免更大的损失。

第三,一般不要发行好日子买。因为“庄家”一般会宣布当天就会选择发、投筹码收盘的跟随者。利用好运势成为了“庄家”屡试屡优的技巧,所以投资者切忌在公布一般好买盘当日进股票。


第四,股票利好消息传播时要考虑出去。一个股票的主要构造往往是安静的,在市场上没有注意吃足够的薯片和抬高价格。当拉升达到目标时,就会通过各种渠道“传播”手中的股票“好消息”。当这类消息到处都是的时候,就意味着主力股将开始出货,拥有这类股票的散户也应该考虑在合适的时候卖出。

第五,不要触碰股票的表现和概念。在上涨行情中,上涨最快、涨幅最大的往往是标的股票的表现;同样,在市场的调整中,跌幅最大的往往也是这样的股票,尤其是那些既没有业绩也没有股票概念的股票,被市场所抛弃。

冯柳负责管理“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下称“邻山1号”),成立以来年化回报率接近40%,远远高于同期沪深300回报率4.17%。在一些股票网络论坛,“抄冯柳作业”也成为热门话题,不少投资者喜欢跟随冯柳投资动向买进卖出。

但在部分股票上,冯柳利用大宗交易赚钱、散户“抄作业”站岗也一直被人诟病。红星资本局拆解冯柳几个典型股票的玩法,提醒投资者务必保持一份清醒。

世纪华通大宗交易

散户“抄作业”站岗

游戏股世纪华通(002602.SZ)是冯柳被质疑声音最高的股票之一,今年上半年都是其第一大重仓股,前后投入约35亿元,市值一度达到45亿元。

冯柳的“邻山1号”首次进入世纪华通的时间是今年1月,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了世纪华通两名高管王佶、邵恒的减持。王佶为公司董事、CEO,邵恒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两人今年以来分别套现超过10亿元。

红星资本局核对大宗交易记录,冯柳第一笔买进世纪华通的时间为1月22日。随后不断通过大宗交易加仓,到3月25日合计持股已达2.19亿股。其接盘价格在11元至12.9元区间,较市场价折价9%-15%不等,平均持仓成本11.73元。

4月14日,世纪华通发布定增公告,非公开发行2.7亿股,发行价格为11.47元/股。冯柳的“邻山1号”再度认购8108.1万股,认购金额9.3亿元,锁定期为6个月。

至此,冯柳合计持有世纪华通3亿股,占总股本4.82%,为第五大股东。前后合计投入近35亿元,成为“邻山1号”上半年的第一重仓股,但也巧妙避开了5%的举牌线。

世纪华通半年报显示,截止6月30日,冯柳持有的股份因未满6个月限售期没有任何减持。

7月13日,世纪华通推出“10送2”方案。而公司去年才10转6股派1元,从财务上看今年并无送转的必要,但公司偏要“任性发红包”。也就在此期间,公司股价达到了最高点18元附近(不复权)。

随后世纪华通连续数日放量成交,抛压严重。7月27日,世纪华通又被林芝腾讯举牌,持股比例达5%,股票再度大涨,资金再度借利好放量出货。到世纪华通披露截至9月30日的三季报时,追随冯柳“抄作业”的散户们意外发现,冯柳已经从前十大股东中消失,股价几乎被腰斩。于是瞬间有了“集体被割韭菜”之感。

但冯柳4月14日参与增发认购的股票有6个月锁定期,至少在10月15日前他不能卖出。从眼下股价走势来看,估计这部分股票也亏损不少。

“筹码理论”特殊的方式

获利不抛的筹码是主力的筹码

“获利不抛”与散户投资者的“获利即抛”进行了比较,主力都是团队作战的,他们的利润目标是非常雄心勃勃的。一般情况下,当利润低于30%时,很难看到主力减持。

该股在7.8元至8.5元的区间内,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筹码峰值,现在利润已经达到40%,但没有缓和的迹象。只有主要的参与者才能把握住现在。

若你炒股还在亏钱,无非就是一不会选股,二不会把握股票买卖点,三不会技术分析。


世纪华通让散户集体站岗

另外,冯柳所在的上海高毅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最大股东是林芝腾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林芝腾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其单一股东都是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这些公司的法人代表均为腾讯投资管理合伙人、投资并购部总经理、腾讯集团副总裁李朝晖。

这也意味着,林芝腾讯的母公司实际为高毅资产管理人平台的最大出资方。而高毅资产和林芝腾讯的这种关系,也引发了是否涉嫌“一致行动人”?

11月18日,高毅资产表示,公司严守合规底线,所有投资交易运营均严格按照监管要求执行,没有违法违规行为。11月19日,世纪华通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经确认,高毅资产与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并非一致行动人关系。

同仁堂“玩魔术”

规避5%举牌线

几乎就在冯柳减持世纪华通的同时,又出手了同仁堂(600085.SH)。

同仁堂的股票由大家人寿在今年8月4日、8月6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合计减持6857.36万股,占总股本5%。大家人寿持有股份比例从14.99%减少至9.99%。

大家人寿减持同仁堂有个背景:7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新规,保险公司投资单一上市公司股票的股份总数,不得超过该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0%。于是大家人寿火速减持多家上市公司股份,并将持股比例精准降至10%以下。

冯柳出手为大家人寿的两笔大宗交易接盘。红星资本局查阅同仁堂大宗交易记录,大家人寿8月4日减持的价格为27元/股,合计套现11.259亿元;8月6日减持的价格为27.72元/股,累计成交金额7.45亿元。两次减持后,大家人寿累计套现约18.71亿元。

有了明星基金经理的加持,直接刺激了同仁堂股价。8月4日冯柳接盘大宗交易,8月5日同仁堂股价直奔涨停;8月6日冯柳再次接盘大宗交易,8月7日、8日同仁堂股价连续大涨,8日一度也盘中涨停。

一次收盘涨停,一次盘中涨停,可见冯柳对市场的影响力之大,趋之若鹜的投资者之多。

不过同仁堂三季报披露,冯柳的“邻山1号”只有5000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3.65%。那么,还有1587.36万股到哪儿去了?为何凭空消失了?这也引起了市场的各种猜测。

冯柳背后玩了什么“魔术”?外界无从所知。有私募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最大的可能是冯柳在玩“快闪”游戏:8月4日接盘4170万股后(无限售),趁次日大涨即迅速卖掉了一部分股份。为什么要卖出部分呢?因为8月6日冯柳又通过大宗交易接盘2687.36万股,两次合计持股占同仁堂总股本5%,将触发举牌线。

如果冯柳不卖出部分股份,那么持股将触发5%,导致6个月内不能卖出,且届时再卖出还另有各种严格的限定。为避免触及5%,冯柳只好头天买入,第二天部分卖出,第三天再买回来,如此眼花缭乱的操作只为避免举牌,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可惜眼下的同仁堂又走出了和世纪华通差不多的走势,开始跌跌不休。假设跟风的散户没来得及撤出,估计也大多被套住了,目前已有投资者表示“抄冯柳作业抄哭了”。


冯柳引发同仁堂两度涨停

百亿押注安防龙头现多空分歧

目前安防龙头海康威视(002415.SZ)是冯柳的第一重仓股。今年以来海康威视备受市场追捧。尤其是三季报披露后,私募大佬冯柳大举买入的信号浮出水面,将市场情绪推升至一个新的高点,跟风“抄冯柳作业”的散户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海康威视三季报显示,冯柳管理的“邻山1号”新进十大股东,持股数量2.31亿股,持股比例2.47%。按当前市场价计,持仓市值超过110亿元。

私募大佬拿上百亿资金押注单只股票,如此疯狂下注堪称绝无仅有,这样的纪录也只能由冯柳自己来刷新。

伴随冯柳大举买入,海康威视在三季报公布后的接下来的一个交易日股价触及涨停,收盘大涨9.3%,并拉开新一轮上涨行情。自三季报披露以来,海康威视股价已经大涨超过25%,年内则飙升50%以上,目前总市值已接近4500亿元。

而冯柳在海康威视上也有了大笔浮盈,预计已经赚了超过20亿元。

但根据公告,在这波上涨中,海康威视的第二大股东龚虹嘉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7600万股,套现金额高达33.28亿元。如果从年内算起,龚虹嘉年内已经累计套现70亿元。

一边是私募大佬冯柳的百亿建仓,一边是第二大股东70亿元减持套现,海康威视出现了明显的多空分歧,接下来的走势无疑也令人关注。

除了海康威视,冯柳还增持另一只安防股大华股份(002236.SZ)。今年二季度已经买入8500万股,三季度继续加仓5300万股,合计持仓达到1.38亿股,占比4.59%,成为大华股份第三大股东。以当前市值计,冯柳持仓市值已超30亿元。

大华股份先涨后跌

目前,大华股份已出现了下跌迹象,由于“邻山1号”持股未达披露要求,冯柳是否减持也不得而知。

此外在冯柳新进的股票中,石基信息、上海家化、宇通客车等多只股票也出现了三季报前上涨,三季报后下跌的情况。事实上,喜欢紧盯冯柳动向“抄作业”的投资者,其实看到的公开信息已经是延迟的,因此要保持必要的清醒和警惕。

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最新持仓被查,会殃及到股民吗?

11月17日下午,一则“GY被查”的传言开始发酵,随后迅速在投资圈传开,很多观点猜测“GY”可能是国内顶级私募“高毅资产”,而后甚至传出高毅资产旗下基金经理“冯柳”被查。

公开资料显示,高毅资产是国内顶级私募。旗下汇聚了多位长期业绩优秀、市场经验丰富的明星投资经理。目前投研团队逾40人,由邱国鹭担任董事长,邓晓峰担任首席投资官,卓利伟担任首席研究官,冯柳担任董事总经理,孙庆瑞、吴任昊担任合伙人、资深基金经理。

公司回应:不属实!已着手调查谣言源头

针对这则“被查”传闻,高毅资产迅速回应。17日晚,据“高毅资产管理”微博消息称,近期网传“被查”谣言不属实,公司以及旗下基金经理目前均保持正常运营和工作状态。我们已着手调查谣言源头并对相关造谣传谣行为保留采取进一步法律追诉的权利。谣言止于智者,请大家勿轻信谣言和传播谣言。

而其董事总经理冯柳则在下午4点左右,在微博转发高毅资产文章《致广大而尽精微,高毅资产孙庆瑞详谈从宏观到个股的进化过程》,疑是变相辟谣。

高毅资产官网显示,该公司是国内投研实力较强、管理规模较大、激励制度领先的平台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旗下汇聚了多位长期业绩优秀的明星投资经理。目前投研团队逾40人。

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高毅资产以2537亿元管理规模位居首位,产品数量多达525只,在A股广泛布局。

冯柳旗下基金现身超60家上市公司

持有市值超400亿

据证券时报·e公司,高毅“被查”传闻的起因,有少数猜测或许跟所投资的某个股有关;也有观点认为更大的背景可能是私募联合坐庄问题被关注了。

今年以来,冯柳通过大宗交易和定增一路加仓世纪华通。根据大宗交易记录,冯柳第一笔买进世纪华通的时间在1月22日,随后不断通过大宗交易加仓,直到一季度末,冯柳持股2.19亿股。

4月13日晚间,世纪华通发布的非公开发行公告显示,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获配8108万股,持股高达3亿股,持股市值达到42.12亿元,持股比例达到4.82%,逼近5%的举牌线,已经成为世纪华通的第五大股东。

根据公告,此次非公开发行股份于2020年4月14日上市交易。按照规定,通过此次非公开发行获配的股份自股票上市6个月内(即10月14日前),不得转让本单位或个人所认购的上述股份。

但10月31日,世纪华通披露的三季报显示,冯柳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没出现在世纪华通的十大股东和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

邻山1号远望基金没有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意味着该基金持有的世纪华通流通股份数少于第十大流通股东。另外,第十大股东持股数为1.82亿股,仅凭这些信息并不能说明基金持有多少限售股份数。也就是说,不能根据这一信息判断冯柳是否违规减持了非公开发行获配的股份。

高毅“被查”传闻虽然很快就以公司的辟谣回应而告一段落,但却让高毅私募持有人和跟着高毅投资的股民们吓出“一身冷汗”。

尽管高毅事件发酵时间在A股收盘后。不过,高毅资产三季度大幅增仓、并跻身十大流通股东次席的大华股份,却在当天未有明显利空消息的情况下,出现了最高8.43%放量下跌。

在大华股份股吧里,有依然被“蒙在鼓里”的股民发帖称:如果传言被证实,那将是一场灾难...”,还有股民称“高毅辟谣了,明天可以回血了”。

“都在传GY被查,或许这才是大华暴跌的原因吧。”一位股民在某股票APP论股社区留言。而在大华股份的股吧中,多位股民发帖直指暴跌或许与当日的传闻密切有关。

海康威视也下跌了3.03%,万达电影则冲高回落跌0.27%。一些持有这两家股票的股民也纷纷在论坛吐槽,股市走低或许上述传闻相关。



盛大要借壳a股世纪华通?

想想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2014年是深改元年,2015年将是混合所有制元年,国家会将国有资产卖在地板上吗所以,要把蓝筹炒上去,提高国资估值是必然的,这涉及整个国家的利益。与此同时,人民币国际化未来将会有大量人民币回流,难道把大把股票资产低价卖给外国人显然不会,所以市场走一波快牛很正常。现在看,行情一时半会还是止不住,市场的板块轮动会不断推动股指上扬。

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对盛大游戏的股份争夺何时休

你好,很高兴为你解答。
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对盛大游戏的股份争夺何时休?
盛大游戏曾于2015年11月18日晚间发布消息称,当天召开的股东大会,最终投票通过私有化协议。预计将在当月最终完成私有化交易,届时盛大游戏的股票将从纳斯达克退市。当外界几乎认为历时两年的盛大游戏私有化终将落幕,盛大游戏却迎来了新一轮内斗高潮。
继相关投资机构在三地法院起诉宁夏中银绒业国际集团(下称“中绒集团”),曝出盛大游戏私有化份额被侵占纠纷,12月29日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Capitalhold Limited(下称“凯德集团”)在银川召开股东会被香港高院的禁制令紧急叫停。盛大游戏的前两大股东,中银绒业和世纪华通对盛大游戏的争夺浮出水面。
跌宕起伏的内斗,显然让盛大游戏的回归A股之路再添变数。据接近盛大游戏的资本人士透露,在此之前,盛大私有化也曾一度因为资金问题陷入僵局。但以目前业内对于游戏公司回归的热炒,以及巨人借壳回归的高估值带动效应,身为老牌游戏公司,盛大游戏很容易成为哄抢对象。“快走到最后一步,谁都不想轻易撒手。”
谁动“手脚”
上海颢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诉中绒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马生明一案,揭开了盛大游戏私有化乱象的一角。
管中绒集团方面申请终止了原定于2015年12月28日召开的民事庭审,但据之前投资人向媒体曝光的起诉状陈述:与中绒集团签订协议,通过作为LP加入合伙企业的方式出资参与由中绒集团牵头的盛大游戏私有化交易。但在私有化成功后,中绒集团单方面下调、退还、甚至拒绝投资人的出资份额,将本该属于投资人的利益拱手让与他人。统计相关七份起诉状披露信息,投资人在盛大私有化中原本拥有共计21.45亿元的份额。经中绒集团“调整”后,仅剩4.78亿元。
身为盛大游戏目前的第一大股东,中绒集团深陷一系列风波之中。中银绒业发布公告称,确已收到上海颢德和宁夏晓光的诉讼。30日发布公告,承认银川市公安局对中绒集团实际控制人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但颇为戏剧性的是,12月29日,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郭柏春在银川会见了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被传遭宁夏警方刑事立案的中绒国际董事长马生明、实际控制人马生国也参加了本次会面。
虽然涉嫌合同诈骗立案侦查,马生国处于协助调查阶段,但据记者从多方侧面确认,马生明、马生国确实参加了当天的会面,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也在现场。在微妙的事态进展中,上海颢德代理律师接听记者电话时则以“没有接到新的授权,不方便讲”为由,匆忙挂断电话。
在资本人士看来,以目前在A股上市的游戏公司来看,盛大算是拥有老牌声誉的游戏公司,在当年网游黄金年代,如日中天的盛大曾经一度占据网游行业的头把交椅,即使之后先后被腾讯、网易超过,仍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锁定网游第一阵营。
除了老牌游戏公司积累下的业内资源,陈天桥时代实行多面扩张,以及当年盛大文学、盛大游戏在IP资源有一定积累,在如今热炒IP的情势下,IP是否有足够大的用户群覆盖,影响力是不是足够深远,同时,品牌知名度是不是足够高,是否有足够好的商业化空间,都成为考量游戏公司的新标准。
而私有化借道回归,被认为可能是老牌游戏萌发第二春的契机。日前巨人网络借壳世纪游轮回归A股的关键时刻,退休近三年的史玉柱再度出山,表面上看是重回管理一线,实则对于资本市场注入强心剂的用意更深。
当年长期处于第二阵营的巨人网络借用回归上演估值暴涨,盛大背后的资本力量显然也想利用回归A股大做文章。
争夺“盛大”
表面上看,是一系列纷繁芜杂的连锁诉讼与纠纷,回到事情本质,则是对盛大游戏股份与回归A股可预期利益的争夺。
中概股私有化的浪潮中,很难再有第二家,像盛大游戏这般跌宕起伏。历经的两年,6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据接近盛大游戏的人士透露,过去的一年多,盛大游戏私有化进程频繁生变又久拖未决,市场曾多有质疑其私有化成功率的声音,私有化亦一度遭遇资金压力。“但最终私有化估值偏低,极有可能为后续的资本运作铺路。”
身为盛大游戏的大股东,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矛盾升级更充分地说明这一点。2015年12月29日股东大会,世纪华通搬出香港高院急发“禁制令”叫停,被外界普遍认为是以往被踢的行动。当天的主要议案为一项临时提议的合并计划,即由新设立的Ningxia Parent Limited、Ningxia Merger SubLimited与凯德集团进行合并。上海砾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世纪华通一致行动人)对外表示,合并计划相当于将盛大游戏资产变相转移给中绒集团新设立的空壳公司Ningxia Parent Limited。
≥中银绒业公告显示,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共有9个持股平台,中绒集团实际控制其中四个平台,累计持有盛大游戏221,275,697股,占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占盛大游戏表决权总数的46.66%。而世纪华通方面,华通控股、砾游投资及东方证券共同设立的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组成了“砾系基金”,通过出资63.9亿元收购华盛BVI、通盛BVI、上海海胜通投资有限公司三家公司100%股权,让世纪华通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权。但世纪华通所持有的股份投票权却偏低,仅有略超16%的投票权。这也是世纪华通被怀疑可能被排挤出局的重要原因。
而据相关人士透露,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争夺盛大的矛盾实则由来已久,双方都表现出相当的排他性。之前亦曾有消息传出,私有化之后的盛大游戏极有可能与国内一家知名手游公司整合,重归A股市场。中国手游一度被认为是最有可能与盛大游戏完成整合的手游公司,主营业务为汽车配件的世纪华通被认为是背后的动因。据世纪华通之前公开发布的消息显示,拟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收购中国手游100%股权,而另一家积极参与私有化的公司正是盛大游戏。
当记者针对股东之间的激烈内斗向盛大游戏求证,盛大游戏则体现出独善其身的意味。其官方回复称,作为经营实体,盛大游戏会将更多的精力投注在产品上。
即使如此,争夺盛大的高潮显然还未到来。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薛永峰认为,“A股缺乏大体量的游戏公司,盛大游戏凭借长期积累的IP、业内资源或许有不错的机会。”而前有2014年游族借壳梅花伞,后有2015年巨人借壳世纪游轮连续20个交易日涨停的刺激效应,资本还会更疯狂。
资料盛大游戏私有化最早于2014年年初启动,至2015年11月19日正式宣布通过私有化协议,历时几近两年。
盛大游戏私有化进程颇为曲折,买方财团发生了5次股权变更,背后利益纠葛尤为复杂。
2014年1月27日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向盛大游戏提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
同年4月,完美世界加入私有化交易,并用现金1亿元收购了部分盛大游戏股份。同时加入交易的还有 FV Investment Holdings、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同年9月,私有化方案迎来第二次变更。春华资本、完美世界、 FV Investment Holdings 和 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 四方从买方财团中退出,取而代之的是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和宁夏中银绒业三方的加入。
同年11月,盛大集团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控股。
而后的12月,宁夏亿利达以及宁夏中银绒业同意组成新财团,对盛大游戏进行私有化。
2015年3月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又突然宣布重新入局。
2015年6月30日,世纪华通宣布华通控股、上海砾游及“东方资本”共同作为普通合伙人分别发起设立“砾天投资”“砾华投资”“砾海投资”,合称“砾系基金”,将间接收购持有盛大游戏43%的股权。
2015年11月,盛大游戏私有化协议终于在两年的辗转反复中尘埃落定。
希望能帮到你,求采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