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多星分享网

飞龙实业股票简称将变更为

谁知道 600762 的股票退市是什么原因?

“金荔科技”(代码600762)是湖南衡阳首家上市公司,1996年上市,2007年从上交所退市,退市后依然处在股权争夺漩涡中。近日,“金荔科技”股民向本报曝料,称公司从全国有较大影响的企业,到濒临破产,其内幕是前董事长刘作超(何雪梅前夫)等人官商勾结、大肆侵吞公司资产造成的恶果。
2009年7月28日,衡阳市沿江北路。走进一个大院,就到了“金荔科技”公司门前。大门紧锁,人去楼空,门前的通道成了一个车位,停放着一辆小汽车。
2009年关乎“金荔科技”的消息,几乎全是厄运:2009年2月,“金荔1”发布预亏警示公告;2009年5月,“金荔1”未能在规定时间内披露2008年年度报告,随后在三板市场每周三次的交易改为每周一次;2009年7月,中国证监会下达对“S*ST金荔”高管违规的处罚通知。
1996年在上海证券jys上市,2007年10月被勒令退市,曾经辉煌一时的“金荔科技”,如今基本停止运作。能否实现重组并起死回生,是两万多股民、一千多公司员工当前最关心的话题。
 
法人股险遭盗卖
从2008年11月至今,广州市公安局多次接到举报信,反映衡阳金荔科技公司原董事长刘作超等人在广东、湖南两地诈骗巨额资金,但警方一直未予立案。举报人是广东金荔投资有限公司及受骗人罗宵山等人。
事情要追溯到10年前。1999年7月,广东金荔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何雪梅,受让原衡阳市供销社和原耒阳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在上市公司飞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当时,“飞龙实业”命悬一线,股价直线下跌,已被上交所挂上“ST”的牌子,金荔投资公司以其优良资产对其置换后,借壳上市,改名为“金荔科技”。金荔投资公司持有“金荔科技”4771万余股的股票,3000万元收购股份,还承担全部债务,持股比例为45.16%,是金荔科技公司的控股股东。
为了公司的正常运转和发展,何雪梅多方筹资两亿多元,解决公司的社会集资款6800多万元。该集资款涉及数千人,影响地方社会稳定,被省、市领导称为一枚“定时炸弹”。
2001年,何雪梅与刘作超结婚。随后,刘作超任“金荔科技”董事长,公司获得良性发展,2002年,“金荔科技”被评为全国100家最安全的上市公司之一,排名67位。
2003年,何、刘夫妻俩在公司经营上产生重大分歧。随后,因刘作超举报,何雪梅涉嫌“诈骗罪”于2003年3月被警方刑拘,后来法院以“票据诈骗罪”判处她一年半有期徒刑,2004年9月重获自由。何雪梅陷身囹圄时,刘作超没有探望过她一次,还将她的法人股卖给上海一公司。
当时,刘作超假冒何雪梅签名,将她在公司持有的2975万股(35%)非法转让给上海东方物产公司,1105万股(13%)非法转让给自然人陈东升。为了使形式上合法,刘作超还采用假冒签名的手段制作了一份金荔投公司股东会议决议。
2004年10月,何雪梅同刘作超离婚。2005年3月,何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法院确认刘作超将她的股权转卖行为无效。在诉讼过程中,刘作超再次举报何雪梅。随后,何因涉嫌提供虚假财务报告罪再次被刑拘,并被法院判处两年有期徒刑。
何雪梅在狱中继续同刘作超打官司,并最终胜诉,广州中院判决刘作超转卖股权行为无效。
接到法院的判决之后,刘作超为了继续控制“金荔科技”,于2006年7月18日,串通广东永晟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晟公司”)原董事长李甫根,广东粤兴企业发展公司的法人代表刘作林,在金荔科技公司董事会和大股东金荔投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中信广场公寓东塔2603室成立“金荔科技重组领导小组”,并以该领导小组的名义,骗取不明真相的当事人吕凤玲、戴朋程等50人次认购金荔科技的法人股,获得资金高达1800万余元。
据称,所得资金存入以李甫根担任董事长的广东永晟集团有限公司账户,该账户游离于永晟集团公司财务的监管之外,资金被大肆挪用、侵占,如今所剩无几。而受骗当事人血本无归,还在各级部门上访。作为国资企业,广东永晟集团竟然为李甫根、刘作超、刘作林等个人行为买单,令人费解。
失败的重组
金荔科技被“ST”之后,刘作超也一直在谋求金荔科技的重组。
刘作超等人对金荔科技进行重组有三大步:第一步,做通广发银行粤财的工作,让粤财同意把质押在其名下的金荔科技法人股拿出来拍卖;第二步,做通法院的工作,让法院解冻金荔投公司的股权;第三步,做通永晟公司上级广晟的工作,因永晟是国资全资公司,进入证券市场一定要取得国资委的批准。但广晟集团不同意永晟公司收购金荔科技公司,因此,为了取得广晟和国资的批准,三人又通过大量的托人找关系活动,进行疏通。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定于2007年5月9日拍卖金荔投持有法人股的4771万余股,此前李甫根以永晟公司的名义与刘作林控制的广州粤兴企业发展公司订立了一份协议,协议的内容是粤兴公司委托永晟公司在拍卖会上举牌,拍得金荔投持有金荔科技法人股归粤兴公司所有。之所以订立这样一份协议,是因为刘作林的粤兴公司不具备竞投标的资格。5月9日,永晟公司以58万元竞拍到金荔投资持有的金荔科技法人股3471万余股。粤财公司以22万元拍得金荔投持有的金荔科技法人股1300万股。此时金荔科技的股价为每股0.77元,金荔投所持有4771万余股总股价为3600余万元。
金荔科技公司为金荔投公司提供担保向广东发展银行贷款2.2亿元,金荔投所持金荔科技4771万余股法人股全部质押在广发行。作为拍卖标的的金荔投所持有4771万余股金荔科技法人股被评估公司估价为80万元。
在司法拍卖的幌子下,刘作超堂而皇之地将金荔科技公司的控股权转到了永晟公司名下,又因永晟公司与刘作林的粤兴公司有约在先,实际控制权为刘作超弟弟刘作林掌握。借此,他们可以继续哄骗吕凤玲、戴朋程等50人认购金荔科技法人股的受害者,继续作发大财的梦想。
金荔投公司由此丧失了对金荔科技的控制权,金荔投公司的所有的经营活动停滞,几年来一直拖欠员工工资,背负巨额债务。2007年11月20日,金荔科技公司股票(代码600762)被上海证券jys终止上市,两万多股民和一千多员工的利益受损。
参考来源:http://www.mzyfz.com/news/times/c/20090803/104131.shtml

魏东的人物生平

魏东1967年出生,湖南湘西永顺人,中央财经大学硕士毕业。曾任职财政部,后在财政部下属的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中经开)工作。1994年创建从事投资的涌金公司,通过该公司控股九芝堂集团、国金证券。曾任国金证券董事、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08年4月29日下午,事业如日中天的魏东在北京家中跳楼而亡,终结其41岁的生命。
有分析人士认为,当时的中国股市处于快速成长期,的确造就了一大批暴富的资本高手,但像涌金这样步步推进,能迅速敏锐地抓住发财的最好机会,且对政策判断如此之准,经常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润,这样的资本高手确实很少。至少在众多完成原始财富积累的涌金财富史是清白的。但当时年轻的魏东显然还难以具备这样的能力。魏东的父亲魏振雄应该在魏东成功的背后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魏父是涌金的灵魂人物.现任中央财经大学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会计系名誉主任,并担任中国会计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资产评估协会理事、中国中青年财务成本研究会顾问、中惠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兼主任会计师,1992年获得颁发的特殊津贴。作为中国当代的会计名家魏父在实践中也是业界翘楚。从1992年起魏父担任有中央财大背景的中惠会计师事务所的董事长和主任会计师。该事务所已是全国范围内承办业务的集团性会计师事务所,旗下包括北京中惠,苏州中惠、上海中惠、辽宁中惠、鞍山中惠、丹东中惠等数家会计师事务所。从公开资料中查知中惠会计师事务所曾经给苏州高新、石劝业等数家上市公司做过资产评估。毋庸置疑,魏东背后站着的这位中国会计学界的权威人士对涌金在投资形势把握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而魏父桃李满天下,且作为中央财大背景的中惠会计师事务所在业界的声誉,这些都为魏东及其涌金系的发展提供了成功的便利条件,至少是在涌金成长的初期。圈内人士更愿意把“魏老爷子”视为教父“维托·科莱昂”式的人物,甚至有人称他为涌金的“精神教父”。尽管涌金方面人士对各种猜测极力否认,但外界还是相信:魏老爷子几十年的教学生涯,其门生遍布财经金融界;这种广泛的人脉资源,为涌金迅速起家贡献不菲。
魏东1990年进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后来离职创办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涌金集团组建于1994年初,投资咨询是涌金集团的核心业务。不过一年,此时还蛰伏于北京保利大厦的涌金财经即以2亿元注册资金在上海青浦县小蒸镇成立上海涌金实业公司,与北京涌金成南北呼应之势,为以后上市公司的法人股买卖埋下了伏笔,实际上直到两年后上海涌金才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1999年,涌金以1.8亿注册资金布子湖南。随后,在向战略投资者配售新股政策中大赚其钱的涌金分兵两路迅速出击开始预热的创业板市场。当年11月,知金投资公司在中关村科技园挂牌,不长时间,1亿多的本金已注入十余家高科技公司。随着涌金集团的不断壮大,魏东的哥哥魏锋也加入到涌金。北京知金科技投资公司成为涌金决胜创业板的一支奇兵,投资的公司大都具有极强的行业竞争和扩张能力,其中很多为创业板设立,也就是说,一旦创业板市场开启,涌金1亿多的股本金投入将会获得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率;分析涌金参股公司可以发现,与著名高校或科研单位合作的企业占到其投资公司的一半以上,其中很多企业并不仅仅具有高科技概念或为上创业板拼凑而成,涌金参股其中并不单纯是通过风险投资及退出机制,寻求获利。如同整体接管九芝堂集团一样,涌金希望通过资本市场的运作一只脚踏入实业领域,一手抓着高科技企业,一手牵着品牌企业。虽然此次出手有过早之嫌,令涌金巨量资金沉淀,但与其后的获益相比,这一投入仍然非常引人瞩目。
湖南上市公司阵营里有两朵药业金花:九芝堂和千金药业.九芝堂是首批中华老字号,入选05年度中国100最具文化价值品牌,具有350年历史.“九芝堂”的品牌价值高达10.86亿元(中国品牌研究院)!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这两家药企的真正幕后控制人是魏东,涌金系的掌门.在06年新财富中国富豪榜,魏东名列第473名。至于他的旗舰为什么叫涌金,除了有好寓意以外,可能还源于杭州古城的涌金门吧!
涌金系实际控制人魏东,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科员,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证券部主管,北京涌金财经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不要误会魏东仅仅是涌金实业集团的一介董事,他是涌金系的真正老板。
至此,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浮出水面——如果依据上市公司公告和涌金自己网站的介绍推算,1994年北京涌金财经顾问公司成立时,涌金集团董事长魏东研究生毕业不过刚满一年,一个27岁的年轻人如何玩转专业性和经验性很强的公司财务?中央财经大学校办副主任郭有成证实,魏东的父亲原本就是财大很知名的一位会计学教授,魏东则是该校86级经管系的本科毕业生。中央财大成立于1949年,当时的任务专为培养财税高级人才设立。曾长期直属财政部,2000年才划归教育部管辖,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时又将北大、清华、燕京大学和辅仁大学的经济系精英一网打尽,其财税系统人脉和资源优势显然非其它名牌院校所比。对慕名前来或兜揽到的业务由魏东的父亲亲自操刀——至少初期如此——涌金掘取第一桶金才有一个可信的解释。显而易见的是,魏东父亲的作用并不仅在于此,涌金系此后每一步走的虽非步步为营,但在当时条件下不可不谓恰到好处。涌金的特点是不仅极善把握大势,分析政策,尤善于高屋建瓴地走出先手,这需要的不仅是精深的专业知识,更要有对中国经济背景的透彻领悟——魏东纵然天分再高,经验显然无法速成。
1994年,北京涌金财经顾问公司成立后,类私人股权投资基金——涌金——迅速发展了不少湖南客户,帮他们进行股份制改造和上市设计。其中成为飞龙实业(现金荔科技)和酒鬼酒上市时的十大股东(后均转让股份)就是据此捷径。自此涌金开始在湖南资本市场翻云覆雨。
近年来,涌金一改风险投资变身战略控股。它先是通过控制九芝堂集团从而控股九芝堂这个百年老字号中药品牌,后来,又逐渐将千金药业股份集于囊中,形成实际控盘的最大股东地位。
“从不接受媒体采访”的魏东和魏锋分工明确,魏东主导人脉、魏锋负责战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二人最大的特色就是低调,闷声发大财。他们对于九芝堂和千金药业这两家公司均为放长线吊大鱼.上市之前,涌金就已介入,先力导公司登陆资本市场,后渐次铺开预定的收购股权之路。逢低吸纳,是涌金理财的不二选择。2005年证券市场萎靡不振、券商哀鸿遍野之时,涌金却果敢进入成都证券(现国金证券),时机相当恰当。涌金系一直在寻求一个金融平台,信托业的清理整顿让涌金系找到机会,云南国投进入魏氏家族的“法眼”.
目前,涌金在海内外已经拥有十多家子公司,其中包括北京涌金财经顾问有限公司、上海涌金理财顾问有限公司、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目前其掌握的经济实体包括:上海纳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云南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国金证券等。参与股权投资的公司有:长沙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千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青岛高校软控股份有限公司,北青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清华同方威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和家润多商业股份有限公司等。
2002年以前,涌金系成员虽然收购了多家上市公司的法人股,成为多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之一,但是参股数量都不是很多,不过,这一风格近年来便发生了转变。2001年6月5日,九芝堂董事会发布公告称,长沙市人民将九芝堂的控股股东长沙九芝堂(集团)有限公司整体出售给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上海钱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杭州五环实业有限公司3家企业,同时解除九芝堂集团2001年6月1日与涌金投资和杭州五环签署的有关股份转让协议。在股权转让受到国家有关政策障碍的状况下,魏东略施小计便疏通了症结,从而成为九芝堂的实际控制人。魏东利用湖南涌金运作整体收购九芝堂集团,并说服湖南两级,将九芝堂集团及其控股上市公司九芝堂一举揽入怀中。这是魏东巧妙规避“冲红灯”风险、第一宗涉足证券市场迂回收购控股上市公司的经典案例。
千金药业从1993年改制起开始筹划上市。由于1996年末实施送配股的年度扩股方案后,千金药业股权结构发生了“异样”的变化:内部职工股增至占总股本46.7%,大大超过第一大股东株洲市财政局30%的控股比例,导致千金药业直至2001年仍无法通过核准关。2002年,千金药业按要求对股本构成进行了重大调整,即说服部分员工减持公司股权,将大约753万股以每股4.8元的价格出售给湖南涌金,湖南涌金从此摇身一变而成为排在株洲市国资局之后的千金药业第二大股东。而千金药业2004年3月获准上市后,湖南涌金在千金药业日常运作中的地位不断上升,其人马2005年登上了千金药业总经理的宝座,为千金药业主营医药经营和副业短期投资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收购九芝堂集团进而控股九芝堂股份之后的涌金系并未停止收购行动,2002年与成功集团联手收购湘酒鬼便是涌金系的再度强势出击。
国金证券借壳上市,标志着魏东和湖南涌金不足4年已经掌握3家上市公司资源,其经济社会意义非同凡响。
在其它曾风光一时的系类家族企业消失后,魏东的涌金系却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阶段,目前其所持上市公司股权的总市值已超过28亿元。它创造了很多耐人寻味的典型案例。上世纪90年代,涌金系主要以转配股、法人股受让、配售新股等政策性的“盲点套利”方式积累资金;2000年左右,其借鉴VC的理念,投资孵化了一批高科技创业企业;2002年后,又以私募股权投资的手法,受让千金药业股权,以控股的九芝堂集团为平台控股国金证券,并在这两个公司成功上市后获得巨额投资收益。
2007年3月23日,魏东旗下九芝堂集团控股的国金证券成功借壳成都建投,使得其持股市值暴涨至13亿元以上,这是涌金系最成功的投资案例之一。5月15日,交通银行从香港资本市场成功返回A股市场。在竞得交通银行国有法人股仅2个月,其账面盈利已超过100%。
2002年是涌金系发展的重要分水岭。在此之前,涌金系主要是抓住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过程中产生的一系列政策机会,根据政策热点转战各个投资市场,以“盲点套利”模式获取相对低风险下的高收益。盲点套利是指利用市场的定价错误或者制度障碍来获得收益,有着强烈的时代特点,是特定时期特定市场环境下的产物,要求投资者具有敏锐的市场观察力和宏观市场走向的把握能力。随后,涌金系开始进入实业领域,控股九芝堂,成为千金药业的第二大股东等。随着其控股的成都建投成为A股市场第一高价金融股、以VC方式投资的青岛软控、北青传媒成功上市,再加上其它与九芝堂、千金药业、云南信托等资产相关联的上市公司、金融类企业、参股的一些未上市高科技企业,涌金系打造的产融结合的架构已经形成。
早期的涌金系主要从事转配股、法人股受让、配售新股等一些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特定阶段的股权交易,而这些都是职业投资者非常重视的盲点套利模式。通过这些操作,不仅让魏东累积了股权投资经验,也为其日后将触角伸向实业打下了基础。涌金系成立之初,刚好是中国经济转轨时期。1994年,时年27岁的魏东在北京成立了北京涌金财经顾问公司(北京涌金)。1995年,魏东创建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涌金”),1999年又以1.8亿元注册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湖南涌金”)。湖南涌金后来成为涌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涌金系”)的核心投资平台。
上世纪90年代,股票市场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由于法律的不健全和制度的不完善,就会出现一些阻碍发展的矛盾。在解决这些矛盾的时候,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拥有信息渠道或消息灵通的投资人往往能够抢得先机。当证券市场一项重大措施出台时,往往给这些人带来投资机会。
从魏东早期的投资思路看,他往往只是参与股权投资,且持股一段时间后迅速离场,而且更多是参与上市或非上市公司的私募股权投资,即一级市场和所谓的一级半市场(在证券信托兴起后,上海涌金也通过涌金系旗下云南信托发售了亿龙中国系列证券投资信托产品)。上世纪90年代,一级市场和一级半市场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盲点。
转配股是典型的股权分置时代的产物。配股本来是上市公司向原有股东配售新股筹资的行为,但在上世纪90年代,除了社会公众股东外,法人股东和国家股东往往放弃现金配股。1994年,国资委出台通知,国家股股东只能选择参与配股或转让配股权,“转配股”由此产生。
1994年6月,证监会发文规定,不安排国家股、法人股因送配股而增加的股份或配股权上市流通。但并没有明确规定,一些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受让的转配股不能上市流通。因此,一些机构和自然人积极受让国家股和法人股的配股权并获得配股。但是,证监会担心几十亿转配股上市可能会对股市发生冲击,1994年10月,又下发通知规定,转配股暂不上市流通。这让已经受让转配股的投资者感到茫然。此后,大多数投资者看淡国家股和法人股转配股的价值。在对转配股能否流通争论不休、政策仍不明朗的1999年12月底,魏东以每股4.5元的价格协议受让兴业证券所持有的闽福发转配股股权600万股,成为闽福发的第二大股东。
2000年3月,证监会发布了转配股分期分批上市的通知,安排转配股逐步流通。2000年4月18日,魏东持有的闽福发转配股获准上市流通。而此时离其受让闽福发股权不到4个月,魏东又快人一步,至少套现1.05亿元。
从1996年起,魏东的法人股投资均取得不菲收益。资料显示,2007年4月6日,涌金实业将所持银河动力230万股全部通过深交所出售;涌金实业持有的812.43万股中宝股份也已经在2007年2月15、16日减持,两日平均价格在9元左右,约获利6635万元。康赛集团(后改名为天华股份,)的股份北京涌金一直持有。还有魏东旗下上海纳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00年受让自杭州五环的四川湖山的股份也一直持有,当年的受让价格为每股1.74元,而2007年4月已经涨到12元以上.在魏东法人股投资中累计获利超过1.5亿元,投资收益率超过100%。
因为较早进入法人股市场,魏东基本上都是以净资产价格收购上市公司法人股。2003年后,随着股改预期日渐明朗,上市公司法人股转让溢价整体上也水涨船高,此后投资法人股,成本大大提高,股改后的获利水平就相应降低。可见魏东对股市政策和市场机会的拿捏相当熟练。
1999年,由于二级市场的行情火爆,曾经备受市场冷落的战略投资者配售倍受追捧,获得配售股份意味着在短暂的锁定期过后就可以获取一级和二级市场之间的巨大差价。这一方式便成为当时私募基金获取无风险收益的主要渠道,很多私募基金凭借战略配售完成了原始积累。
自1999年11月到2001年3月,魏东参与了多家上市公司的IPO,获配售306.47万股三九医药、220万股首旅股份、140万股诚志股份、900万股丝绸股份、120万股波导股份、15.73万股茉织华等。根据这些公司战略投资者股份开始流通日的收盘价计算,两年时间内,涌金凭借战略配售获取了1.4亿左右的利润.
魏东以知金科技为平台,孵化了多个创业企业。其中青岛软控和北青传媒已成功上市,涌金系成功收回所有投资并获得高额回报。
在转配股与战略配售上小有斩获之时,涌金系开始将下一个投资目标锁定在创业企业。
1999年底,涌金系在中关村高科技园成立北京知金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金科技”),并于2000年10月27日以4万元成本受让青岛高校软控有限公司8%股权,在2000年11月1日又投入148万元。
青岛软控2006年10月18日在深交所中小企业板上市,创下了中小板新股上市的历史最高价26元。截至2007年5月17日,知金科技共持有青岛软控425.88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5.98%,按当日收盘价格74.9元计算,知金科技持股市值为3.19亿元,投资收益率近210倍。涌金持有知金科技45%股权,按此估算,涌金间接持有的青岛软控的市值超过1.43亿元。除了青岛软控以外,知金科技还投资了万方数据、中科软件等高科技企业。
在此之前的2004年12月22日,知金科技投资的北青传媒也在香港上市。截至2006年底,知金科技仍持有北青传媒3.74%的股份,是其第二大股东。以2007年5月18日北青传媒8.85港元的收盘价计算,知金科技的持股市值约为6520万港元。按照知金科技的投资项目,估计青岛软控和北青传媒的上市已让其收回了所有投资,并获得10倍以上的高回报。因此,其他几家创业企业一旦上市,涌金系将获得巨额收益。
从涌金参与的创业投资项目来看,其主要涉足信息、生物、传媒等高新技术产业,并采取与高校联姻的方式进行投资。这种投资策略,一方面使投资能够具有较高的回报率,因为这类科技项目如果研发成功往往利润可观,非常类似于美国风险投资选择目标的方式;另一方面依靠高校技术背景,所投资企业均具有强有力的研发支持,这有效地降低了投资风险,增大成功率。
涌金系2002年后,从一个受益于政策盲点和市场机会的套利者转型为实业+金融的投资基金,并逐步形成以九芝堂、千金药业等上市公司为核心的医药产业横轴,以成都建投(国金证券)、云南国际信托等为核心的金融产业纵轴,初步确立了产融结合的构架。
2002年1月23日,长沙九芝堂集团(持有上市公司九芝堂60.74%的股权)整体出售给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涌金”)、上海钱涌科技、杭州五环实业,湖南涌金占49%的股权,进而间接持有九芝堂29.76%的股权(其后经过多次股权变更,湖南涌金持有的九芝堂集团股权增加到59.5%)。
由于涌金只收购上市公司29.76%的股权,低于要约收购的门槛,没有义务披露收购信息。但据业内人士估计,涌金大概用了1.5亿元现金完成收购。2003年1月,在湖南涌金收购上市公司一年后,九芝堂即实施10派3.3元的现金分红方案,动用2002年度95.5%的未分配利润,涌金系通过第一大股东九芝堂集团分得现金3351.51万元占其收购资金的22.35%。而且,九芝堂集团及九芝堂其后也成为涌金系资本运作的重要平台。
成立于1999年9月的湖南涌金是在千金药业上市前,收购其股权的。涌金系获得千金药业股权的手法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运作较为类似,相当于一次Pre-IPO。在涌金介入之时,千金药业经营稳定、业绩优良,并已进入上市前的准备阶段。2002年上半年湖南涌金出资3600万元,以每股4.8元的价格收购千金药业内部职工股753.3万股。经过短短两年的资本和实业双重运作,千金药业于2004年3月12日在上交所上市。涌金3600万元的股权投资增值为8270 万元。
在千金药业成功发行1800万股A股之后,湖南涌金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3.45%,是千金药业第二大股东。2005年10月,湖南涌金又以每股7.64元的价格受让第四大股东北京金科邦持有的千金药业450万股法人股,稳坐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2006年10月,千金药业通过股权拍卖方式,以1130万元获得湖南金沙大药房零售连锁有限公司(“金沙”)的全部股权。至此,湖南涌金完成了药品零售企业整编,旗下千金药业、金沙以及九芝堂这三家湖南本土知名大药房开始协同运作,三家综合实力相加后,成为湖南第二大药品零售方阵。
2005年,中国证券市场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中,券商行业整体低迷,涌金系却在7月中旬控股成都证券,并为其成功增资扩股。湖南涌金出资1亿元(占总股本的20%)、九芝堂集团出资9千万元(占总股本的18%),这让成都证券的资本金由1.28亿元上升至5亿元。而由于湖南涌金、九芝堂集团两家股东共持有成都证券38%的股权,当时市场即将涌金看成是成都证券的实际控制人(后来这部分股权全部由九芝堂集团持有)。
2005年4月,成都证券在深交所的会员名字去掉“经纪”二字,变更为“成都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比照综合类券商经营。日后,成都证券更名为“国金证券有限公司”。2006年7月,国金证券获规范类证券公司资格;12月,国金证券成功借壳成都建投,并完成了股改。
2007年3月,成都建投复牌后首日暴涨129.6%,成为中国第一高价金融股,让国金证券的股东获利不菲。以2007年5月17日收盘价79.27元计,九芝堂集团持有成都建投3348.27万股的市值已高达26.54亿元。因涌金系持有九芝堂集团49%股权,因此其间接持有的成都建投市值约为13亿元。
魏东又一次踩准了政策与市场节奏,赶上了证券公司改制上市的末班车。而魏东与当地机构关系融洽,从受让交通银行法人股一事中更是表露无遗。2007年3月23日,九芝堂与千金药业联合竞标,获得长沙市财政局所持有的2791万股交通银行国有法人股。二者以每股6.05元的价格各获得1395.5万股。仅仅在不到两个月后,交通银行于2007年5月15日在A股上市,以2007年5月17日的收盘价13.59元计算,九芝堂和千金药业的持股市值分别达到1.9亿元,账面盈利达1.05亿元。在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以及其他商业银行纷纷上市后,银行股的价值已被市场广泛认同,而且2007年以来,上市的商业银行A股股价基本上都超过H股股价。涌金系在此时在获得交通银行的股份,无疑又相当于一次无风险套利。
除了参股银行、券商外,魏东还参股云南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位列第一大股东云南省财政厅(持股25%)之后,持有24.5%的股份,第三大股东上海纳米持股23%,由于上海纳米创业75%的股权为魏东拥有。由此,云南信托的控制权实际掌握在魏东的手里。由于都是魏东通过九芝堂和千金药业介入国金证券、交通银行等金融类上市公司,因此在这两家医药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增长中,贡献最大的是对外投资的回报,企业本身的成长性并不突出。但可以预计,随着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逐步融合,金融资本将对魏东在医药等实业领域的资本运作提供更大支持.
九芝堂2007年9月19日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转让湖南中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的议案和关于收回的投资成本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议案.公司转让湖南中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后,获得投资收益1,000万元,收回投资成本10,000万元。公司将10,0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用于公司生产经营。将公司所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湖南中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共计10,000万股(占股本总额的62.5%)以11,000万元人民B的价格转让给杭州南源联合置业有限公司,转让后公司不再持有中嘉公司股权。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有计划的撤退.很快,国家会出台打压楼市和股市的政策.雪崩的时候很多人会被埋在山下,而魏东家族却在某处悠闲的喝茶!

对公司法在行的来

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时候有瑕疵,故需要在自己的出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义务

四川飞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持有1000股原始股,现在找不到地方兑

是四川飞龙实业(集团)股份吗?改为
四川峨眉仙池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了

怎么算股票除权后的价格?

11.25元。(16.93-0.6/10)/(1+0.5)=11.2466666........

股票除权的计算方法?

计算如下:12.27除以1.5=8.18(比如你总共持有100股,那么你的成本是1227元。送股之后你有150股,你实际还是只投入了1227元。所以成本是1227➗150股=8.18记得点赞采纳呦